啋栠| 憚瞳| 倓刓| 燭坒| 僮酗鍛| 蘋迶| 湛谻| 邧蔬| 簧刓| 算陲| 椅瞳| 矨堁| 蒏栠| 蘗嶺躂| 譴飲| 怮艙| 麻累| 郙鰍| 咡蔬| 絞倯| 蜸栠| 假④| 噪笣| 笢蔬| 笢栠| 漆蛭| 樓脤| 貌瓮| 蟀す| 骰埭| 儔刓| | ぱ媽| 俵怢| 馜埭| 鰍荻庈| 還郺| 飲蔬桋| 阨蜓| 磁ひ| 蚗爛| 該笣| | 鰍貌| 茈抾| 鰍痑| 盷榆| 軜す| 塢迖親ヶよ| 奻詢| 瞳捶| 眽踢| 佼荻| 陔睿| 港蟬| 蔬踩| 遵傑| 輩譴| 藷芛僱| 綵竄絢| 啞堁鄴| ぱ跡| 濬拫ょ| 赶怢| ь淜| 假翻| 鰍倯| 塗撳馨よ| 喪傑| ね瓮| 拵洈| 陔罣庈| 呦譴| 竀刓| 湮の| 挸糔| 終埭| 籵趙瓮| 滔盺| 崨糧杻よ| 挕飲| 怢笢瓮| 肅倓| 憚阨| 陝嶺囡衵よ| 湮泬| 籵漆| ヮ昹| 溶赽| 羲猾庈| 蝑瓮| 輩傑| 拫畛鍛| 忭譴| 嫘笣| 沺刓| 膘綬| 蔬譴| 奻訒| 毞阨| 眈傑| ね傑| 啞堁鄴| 肣褽| 膘阨| | 猿瓮| 悵刓| 踩鰍| 氿| 樁囡| 酗伈瓮| 欷陲| 笢觸| 淏譴| 鳹鰍| 嫘鰍| 隅假| 囀⑧| 肅倓| 昄刓| 謘瓮| 欷埭| 盷圊| 菾傑| 奩枎| 崝傑| 粹捇| 迶泬| 踢伈| 邧栠| 痀瞻| 蝠傑| 笚游| 謘譴| 窪刓| 碩喀| 朸觼殤輿⑹| 倓假| 潼瞳| 荻飲| 輕栠| 蔬谻| 屢陲| | 奻輿| 籵傑| 侂訞| 昹瑕| | 鞀繒| 舷趶| 輒趙| 湮陔| 鏍睿| 肣鍬瓮| 衕漆| 譴趙| 嘐栠| 噙氈| 倯瓮| 矨堁| 擘蕉| 悵噪| 陎赽| 銇粔絢| 蹕泬| 諅譴| 諅譴| 陔蔭| 荻燮| 掛洈庈| す佼| 拫擘舷票| 瓬瓮| 備嗣| 酗景| 傘僚| 膘肅| 綿壽| 昹假| ц栠| 艙す| 憛洈| 昹狤| 絊傑| 舷票脤嫌| す睿| 蟀堁⑹| 縝妦| 霞笣| 啡盺| 俓滇虛| 湮荎| 皊梒| 屢陲| 昹憚| 控漆| 淜ざ| 埬栠庈| 陔趙| 漆埻| 陲擘| 氈陲| 泬陲| 攪坒| 屢陲| 酴韓| 瞳捶| 娹蚽| 梲耒| 昹譴| 鷥應| 啋栠| 坒碩赽| へ牳| 樓脤| 踱豐よ| 漆縒| 瘀瓮| 還煆| 還詢| 睿瓮| 拫劼| 啋蔬| 挕髡| ぇ壽| 窪韓蔬| 虞譴| 問傑| 糧菟| 耋篎| 慪蜑| 皊凅| 堌瓮| ч詳| 飲擘| 昹輿| 蹕蔬| す商| 絞倯| 陔假| 珔瓮| 倓傑| 蚗爛| 炾阨| り瓮| 蟹刓| 肅趙| 拫擘瘋杻| 咡蔬| 腹刓| 踩庈| 幛喀| 輿昹| 瞳捶| 昹襠| 捇蔬| 怢ヶ| 艙鎮| 騠瓮| 恅刓| 奻誰| 湮源| 唾昜蹦抭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馬伯庸:以蘇軾為師 向長安尋夢

2019-09-21
■馬伯庸日前在西安與讀者分享如何閱讀歷史及創作。 記者張仕珍 攝

這個暑期,隨蚨蘛@《長安十二時辰》火爆熒屏,原著作者馬伯庸亦被帶到了輿論關注的中心。近日,這位80後的「文學鬼才」現身古城西安,與粉絲面對面做了一場「以蘇軾為師 向長安尋夢」的主題講座,分享自己是如何運用蘇東坡的八面受敵讀書法,從漫漫歷史長河中重新發掘盛唐長安的細節,完成《長安十二時辰》的創作。■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張仕珍 西安報道

馬伯庸曾獲人民文學獎、朱自清散文獎等獎項。2012年,隨荂m古董局中局》的誕生,馬伯庸開啟了暢銷作家之路。他的作品文字犀利搞怪,又涵蓋多個領域,將歷史、科幻、靈異和推理等元素交織融合在一起卻不顯突兀,並且妙趣橫生,很多讀者都親切地稱他為「馬親王」。

在《長安十二時辰》裡面,長安城的熙攘繁盛,光耀萬年被馬伯庸描寫得淋漓盡致,各式各樣的唐朝服裝、美食等更是讓讀者大飽眼福。然而,時隔千年,唐長安城的真容是如何在馬伯庸的筆下再現的呢?大量的論文和資料,頻繁地進出博物館,成了他創作的好幫手。但相關資料實在太多,如何突破知識重圍,完成高難度的挑戰?馬伯庸說,蘇軾的「八面受敵讀書法」令他受益匪淺。

在談及自己的創作心得時,馬伯庸說,如今很多人都在講腦洞大開,認為有了腦洞就能有好的作品,其實不然。「從腦洞到變成一個小說,之間還有很長的過程,要走很長的路。」他表示,要將好的想法變成現實,一定是建立在大量閱讀的基礎之上,這不僅能為作者提供大量的積累材料,還能激發創作靈感,幫助作者找到合適的寫作方向。

雖然以寫歷史小說見長,馬伯庸卻坦言自己有時候讀歷史也會覺得枯燥乏味,讀不下去,因為真實的歷史與小說不同,比較瑣碎乾澀,只有讀了足夠多的資料後,才能從中提煉出一些規律。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讀到一封蘇軾寫給侄女婿王癢的信,其中便講到「八面受敵讀書法」。「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讀書之前一定要明白自己希望從中汲取什麼樣的內容,那樣讀書的效率就會高很多。例如『鴻門宴』這個章節,我們如果設定自己想要了解的目標,就可以分別從史實、地理、禮制、器物等方面去解讀,那收穫定然不同。」

馬伯庸說,自己在寫《長安十二時辰》之前,曾經讀到一本《隋唐兩京考》的書,講的是長安108坊的相關史實內容,但起初看了幾遍都看不下去。直到後來開始寫《長安十二時辰》的時候,因為要以長安城為背景,長安108坊的所有細節都對他的創作至關重要,於是,他又重拾起這本書,認真研究每一坊裡的細節。「此時就覺得《隋唐兩京考》特別好看,我其實就是用了蘇軾的八面受敵讀書法,帶茈堛漸h了解歷史,讀起來就會輕鬆許多。」

長安城沙盤助創作靈感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長安十二時辰》的創作源起是因為知乎上的一個問答「如果你來給《刺客信條》寫劇情,你會把背景設定在哪裡」。但馬伯庸在講座現場坦言,實際上,真正讓他想寫成一個完整小說的原因並不是這個問答,而是西安博物院那個震撼人心的長安城沙盤。

為了讓自己的創作盡可能地貼近歷史、還原歷史,馬伯庸曾無數次到西安考察,陝西歷史博物館、西安博物院、碑林博物館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而最令他心動的要數西安博物院那個巨大的長安城沙盤。「我每一次到西安來,一定會去西安博物院看這個長安城的沙盤,因為站在這個沙盤前,整個長安城的佈局就了然於胸。」馬伯庸說,每當俯瞰整個巨大的長安城的時候,他就會有一種創作衝動,覺得想為這樣一個美麗的城市寫點什麼。也是從那時開始,他決定寫《長安十二時辰》這部小說。

而在整個小說的創作過程中,馬伯庸曾表示,對他來說,最難的不是劇情的走向和佈局,而是怎麼寫長安。長安人怎麼喝茶、怎麼吃飯、哪裡如廁、怎麼乘車,女子出門頭戴何物,男子外出怎麼花錢,上至朝廷典章制度,下到食貨物價,甚至長安城的下水道什麼走向、隔水的欄杆是什麼形制......這些都成了他創作過程裡需要不斷研究的細節。除了從歷史書本中尋求答案,他只能一趟趟到西安實地考察,了解相關史實。

馬伯庸說,雖然自己不是西安人,但是對西安的感情就像是回家一樣,非常親切。他並希望未來西安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可以規劃一個地方復原長安108坊的模樣,那樣遊客來了之後,可以沉浸式地體驗「長安一日遊」,或許會有別樣的收穫。

歷史小說應有現實意義

在《長安十二時辰》裡面,主人公張小敬曾說,自己保護長安城,並非為了保護朝廷的王公貴族,而是為了保護長安城裡的普通百姓,讓他們能夠過荋雲q的生活。這種精神亦引起了眾多讀者的共鳴。在回應讀者關於小說情節設置問題的時候,馬伯庸說,歷史小說的創作也應有其現實意義,不能完全復刻古代的故事,而要有一些現代的關鍵詞。

「寫一個小說之前,要先想清楚想表達的東西,而這種東西一定是有一種現實意義,有所連接才行。」馬伯庸表示,他當初特意設置了張小敬的這段話,但在門第觀念極重的唐代,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這其實就是一個現代性的主題--人人平等,我們需要尊重每一個人的價值和信仰。小說中,張小敬所做的就是保護一個人能夠自由地過荋雲q的生活,我們現代人看起來也能感同身受,理解他的這種負重前行和人文關懷。」

馬伯庸說,歷史小說應該讓人們感受到古人與今人想的一樣,「我們的顧慮,古人也在顧慮;我們的痛苦和開心,古人也能聲氣相通,這樣的小說,才能讓大家記得更久一點,留存時間才能更長一點。」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汃飲淜 殈朘 ヴ芛游 羚瓮 坒餇淜 湮砱淜 刓諳盺 割蔬游 ヶ戺褒硎
堵埮熔蠹 鰍俜盺 假閣吽啞綬潼郜奪燴煦擁 蟾邧盺 朸觼階 跡桾晏桫 陔惘淜 諄鍛 淜譴票甡逜醮逜赻笥瓮
擠坒媼繚 苤昄蚽游 漆藷庈釦醮ば 怮睿詍盺 跡橾赽 奻坒游 酗傑妀籀笢陑 鰍茛朊埶繚諳陲 陝嶺囡衵よ 璩洈盺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